首页 >美食

趣店的厦门新生:拿着北京的工资在厦门上班 员工流失率不到4%

2019-05-17 15:44:00 | 来源: 美食

罗敏创业多年,一直有个心愿,希望有一栋独立的办公大楼。

可是在北京,人口密度越来越高,房价、人力等成本不断攀升,原有政策优势也被慢慢稀释,已经没有大块工业用地留给趣店。

2017年元旦过后,罗敏带着高管团队在厦门开战略会议,会址位于厦门鸿星尔克大厦。站在鸿星尔克董事长的办公室,看着巨大的落地窗把辽阔的大海送到眼前,人们不免心生壮志。

洪剑东是罗敏的大学同学,在那里次看到大海,觉得特别舒服,但不知道怎么分享那种感受。罗敏开玩笑说,我们在厦门盖个房子吧,北京雾霾严重的时候,可以过来躲两天。

在那前后的几个月,小米宣布在武汉建立总部,华为将研发部门搬到东莞,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开始重新打量二三线城市的价值与机会。

过完春节,趣店一边筹备上市,一边寻找北京之外的栖息地。综合考虑了税收、人才、行业和环境等方面的优势后,趣店终把总部迁往福建厦门。

厦门扶持总部

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福建是北上广深杭之外,较为重要的一极。

互联网刚刚登陆中国时,厦门就是创业者的热土。在主机和域名等领域,厦门先后崛起了三五互联、商务中国、中资源等互联网公司。

移动互联网兴起后,这里诞生了美图、美柚、吉比特、4399 等知名互联网企业,走出了王兴、张一鸣、蔡文胜、方三文等互联网创业者。

近几年,厦门加紧步伐,重新拥抱互联网创业的浪潮。

2017年元旦那次战略会议时,厦门政府领导得知罗敏一行来到厦门,遂邀请一谈。见面之后,趣店方面才知道,此次还有常务副市长参加座谈,想邀请罗敏把趣店总部搬迁到厦门。

罗敏回去跟团队商量,大家很快达成一致:厦门既然有优惠政策,又诚恳地抛出了橄榄枝,那不如就建个分部——何况,所有人都对厦门的自然环境心仪有加。

当年夏天,厦门市长又带队去了一次北京,特意跟趣店团队再次见面。结果,这次讨论“趣店在厦门建立分部”的会晤,话题落在了“把公司总部搬到厦门”。

趣店副总裁许龙说,那时候团队在考虑公司上市后,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环境和场所二次起飞或者蓄力向上。

很快,趣店敲定了搬家事宜。2017年9月,趣店与厦门同安区签约,双方同意在同安区新建趣店园区,作为集团总部。

元脑系统和AI生态“双轮驱动”,浪潮加速产业人工智能化落地 2山橙时代彭阳携“家乡的宝藏”奉节脐橙与众品鉴018年元旦过后,趣店拿下了厦门市同安区环东海域新城一块用地。

“那边的海特别平静,是天然的避风港,海湾的沙滩外面是马拉松跑道,马拉松跑道下去就是公司的大门。”许龙说。

目前,80多亩的园区正在建设当中。从进程上看,桩基已基本完成,土方施工预计在今年6月底完成。整体项目预计2020年底封顶,2021年投入使用,到时候将可以容纳近万名员工工作与生活,也将成为厦门市的一座标志性建筑。

员工流失率不到4%

2018年夏天,趣店员工分两批搬到厦门。

如今,近 1000 人的团队在思明区的中航紫金大厦办公。站在三十多层的窗口,俯瞰是海滨环岛干道,远眺是被蓝色海洋包围的金门岛。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大部分员工在面对“搬到厦门什么感受”时给出的回答。

一年前,各部门主管们首次跟员工一对一沟通搬家时,很多人一听要搬到厦门,反应都是“无比震惊”——毕竟,按照普通人的的逻辑,从一个城市搬家到另外一个城市,并不是一件小事。

趣店决定,搬家之前,让员工分批到厦门体验,“大家先感受一下新的办公环境再说”。

等体验结束,公司给予员工一次性搬家费用,以及每月再补贴3000元房补;搬至厦门以后,还能申请厦门政府提供的住房补贴和各项其他优惠福利政策。

“搬过来之后,发现也没当初想象的那么大一件事儿”,有员工说,“何况拿着北京的工资,在厦门上班”。截至目前,趣店因为搬家而离职的员工流失率不到4%。

田微是2017年12月加入趣店的。刚加入时,她相继待过南京、苏州和青岛的大白汽车门店。田微只去过两次北京,一次是到趣店面试,第二次是到北京旅游。她觉得,北京的工作可能很好,但生活上会抵消一部分幸福感。

在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趣店,只有5%左右的人已经结婚生子。“剩下的95%,大家相对自由,在厦门、北京还是杭州,其实区别没有那么大。就目前来说,这个决定不会让你觉得好像多么痛苦,多么难以抉择,没有。”田微说,“你没必要把一件事情想得太严肃,不是我在这我就不能走,我就在这扎根了,如果我觉得这边还不错,又有机会,那就干。”

人们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和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可能的问题是离开了生活的朋友圈之后情感上的缺失。趣店搬到厦门后,公司更加主动地组织与各大企业之间的联谊活动,与厦门银行、厦门航空等企业的互动也更加频繁。

另外,对于亲人朋友都在北京、有回家需求的员工,公司会每月提供一次往返北京的机票。

企业与城市相伴而行

吴萌是趣店的早期员工,如今,她已经在厦门开了三家咖啡馆。其中一家,就在中航紫金广场29层,趣店员工——公司给员工每月发放200元布达拉宫 壁画艺术之作福利券,用于咖啡厅的消费。

能够在离开趣店之后,再次以这样的方式和趣店“重逢”,吴萌的故事有更多戏剧性的巧合和缘分。

2017年夏天从趣店离职后,吴萌就来到厦门创业。2018年的一天,她在去送咖啡时在电梯口偶遇罗敏和趣店联合创始人吕东。她喊了一声“老罗”,罗敏定了定,才回过神。

罗敏来吴萌的咖啡厅,两个人聊起来,这就有了后面趣店咖啡厅的诞生——趣店也在试图去做更多所有能让员工有更强归属感和幸福感的事。

趣店团队还有一个特殊爱好:踢球。

搬到厦门之后,气候条件让踢球的实现更容易了:在北京,只有在夏秋两季天气好的时候能踢,搬到厦门之后,公司球队每周踢两场,不去的还要交50红包罚款。

罗敏以前踢右脚,搬到厦门后才开始练左脚,从零开始,没有人教,就自己学。

一起踢球的伙伴说,罗敏右脚反而有些小习惯动作不太到位,有时候球的发力点不是那么好,现在左脚的力度和准确性相当牛逼,左脚比右脚厉害多了,他左脚射门,踢出来就能听见声音。

罗敏让洪剑东联络,要跟厦门当地企事业单位球队踢个遍,所有合作的金融机构球队也要拉来踢一踢——不久前,趣店刚刚跟厦门大学校工队踢过一场球。罗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刚搬到厦门的员工创造一些沟通的机会。

搬到厦门后,趣店也加强了与福建本地金融机构、高校的联系,例如厦门银行、厦门国际银行以及一些金融公司。2019年4月,厦门大学98周年,趣店捐款2000万,合作成立两个研究室,用于培养金融科技相关人才。

许龙说:“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跟厦门这个城市结合点越来越多,落地生根了。之前只是想搬,现在是怎么样进一步跟城市相伴而行。”

就像罗敏在趣店新总部开工奠基仪式上说的,二十多年前杭州还是互联网的荒漠,因为后来有阿里巴巴、网易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企业,杭州今天成了互联网重镇。他希望,趣店在将来也能够成为厦门互联网的一张名片。

现如今,除了趣店,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新兴互联网企业也越来越多地入驻厦门。

开放灵活的政策

相对于北京,厦门是一个更适合安家的地方。

趣店搬到厦门后,洪剑东把妻子也接到厦门。他笑着说:“可以这么说,北京,是一个上班的地方,然而厦门,是一个值得安家的地方。”

洪剑东说,厦门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只要政策上有的东西就一定会给你,不存在门难进,脸难看的现象。

并且,在执行过程中如果发现有政策不灵活的地方,政府也会做出相应调整。趣店刚到时,在申请一些租房补贴等政策时发现执行起来有不够“柔和”的部分,洪剑东提出意见和建议,红头文件很快就改了过来,出了一个补充通知。

另外,厦门有一企一策,趣店搬到厦门后,可以实行企业打包申请。落户要交满三个月的社保,但一些员工迁到厦门后,马上面临孩子读书和买房等问题,三个月社保的规定就成为一个坎儿。洪剑东找到政府相关部门商量,都在现有框架下得到了较好解决。

“给我们的政策是普惠性的,尽可能把政策用到、用尽、用足的给你,不是像有些地方特别容易卡住,这里不会的。”

截止到2019年4月底,趣店已经有五六十人申请在厦门落户,其中4名员工已经走完流程完成了办理。

搬到厦门后,为了联谊和扩大趣店在本地的影响力,公司经常组织各类开放日、活动、沙龙和参观等。比如,近期为了招聘技术人才,人力资源部门组织了几次互联网技术沙龙,希望人才到公司了解趣店。

“光政府领导觉得你好,知道,还不够;等大家都觉得你好的时候,就说明你这个公司确实做得不错。”洪剑东笑着说,“我们要做到,厦门小卖部的收银员,菜市场的阿姨都知道趣店这家公司,就可以了。”

*应本人要求,文中田微、吴萌均为化名。

临床CRO发展现状与趋势贝索斯发布登月飞船:我们将重返月球,并留在上面!互联网行业智能转型利器:华为云容器多云和混合云解决方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