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500万敲诈谜案 “搬运工”三只松鼠能否换来IPO空间?

2019-05-17 14:41:47 | 来源: 汽车

导读: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此次三只松鼠再度来到IPO审核的前夜,斯时其坚持“走法律程序”的那宗500万“匿名谜案”似乎却一直未有动静。这500余天来,三只松鼠的日子实际上也并不好过,连创始人章燎原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可能是三只松鼠成立七年来艰难的时刻。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原创首发

作者:覃寒池@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2019年5月16日,恰好距离一年多前的那个夜晚520个日夜。

2017年12月12日,是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IPO首次上会的前夜,在此之前,其号称自2012年成立后,已经累计卖出160亿元的零食。作为一家知名的“网红”食品销售企业,自其在2017年初刚一递交IPO申请之后,从“对赌倒逼IPO”、“食品安全”、“提前占位IPO”、“销售造假”等等,围绕在其此次IPO身上的质疑与传闻便从未间断。

果不其然,三只松鼠在斯时的表现也未让外界的揣测失望,2017年12月12日深夜,其突然以“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为由,直接取消了该次IPO审查。

实际上,当年有着“严发审委”之称的第十七届发审委治下之时,在IPO发审会前夜临时取消审核的企业不在少数,然而,似乎却没有一家企业如三只松鼠般,在其IPO取消审核后,能成为了圈内之人一时的“谈资”。

甚至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内,在资本圈中依然有不少人意味深长地乐于分享着这个名利圈中的怪现状与传言:“某企业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上市发审会,给自己争取时间,且不用撤材料,竟然自己举报自己,称被敲诈。”

虽然好事者往往都会讳莫如深地表示“不便透露该企业的名字”,但事实上大多数人皆知道这家卷入敲诈案而被临时取消IPO上会审核的企业便是三只松鼠。

这一取消便是到了520日后了。

如果不出意外,2019年5月16日,三只松鼠的有关高层与中介代表将走进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33号富凯大厦楼上的那间小小的会议室,届时,其IPO申请将正式过堂受审。

这500余天的“缓冲”时间能为其换来IPO过会的空间吗?答案即将揭晓。

1)谜案背后

直到今天,一直以“缄默期”为由的三只松鼠并未公开回应过有关其在一年多前IPO临门取消一事。

不过,证券时报在当时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三只松鼠IPO之所以临时取消,是因为其在2017年12月初,既其IPO审核前夕突然收到匿名邮件,自称是自媒体团队,要求三华硕为何专攻ROG电竞手机 赚钱能力是小米3倍只松鼠与其联系,出资500万元与之“合作”,否则将对外公开“相关负面信息”,而三只松鼠方面拒绝其要求,于是选择通过法律维权。

因或将临时陷入重大诉讼,故IPO存在不确定性,由此,三只松鼠主动向证监会申请其IPO发审延后再审。

“一般来说,自身没有问题的企业是不会主动让自己陷入诉讼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关于今日头条教育的几点思考从而影响到IPO进程的“,”而且因一封匿名邮件,三只松鼠方面的反应是否过激?”,“不愁PS5和新版Switch了?主机行业收入达近十年来顶峰既然是自称自媒体团队要求合作,其缘何又要以匿名的方式呢?500万元的巨额合作费用,那么这个所谓的自媒体团队掌握的‘负面信息’是有多劲爆?”早在三只松鼠首次临时取消IPO之时,多位投行人士便直指其中疑点重重。

于是市场中关于三只松鼠为拖延IPO审核时间,不惜自己做“局”的传闻不胫而走。

支撑这一传闻的背后,除了诡异的匿名敲诈信事件,还有三只松鼠斯时IPO审核基本面上正推动看球神器快速普及 海信世界杯电视集中亮相SINOCES面临的种种硬伤。

成立于2012年以电商为主经销渠道的三只松鼠,在成立之初的几年时间中,借助互联网的红利一路急速狂奔,在账面上的确形成了滚雪球般的增长。

“电商有五年的机会,在五年之内,你可以成就一个互联网的电商品牌,五年之后肯定也是消亡的开始。”早在2012年,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在创立三只松鼠时曾在网上发布的一篇帖子中这样写道。

而2017年正是三只松鼠五年红利期的终结一年。

“实际上,在2017年时,随着电商红利见底,增量难寻,三只松鼠内部出现了非常大的问题,包括管理、销售到品牌等等,直接的反应便是销售额开始出现停止增长的趋势,这些虽然都未在当时的招股书申报稿中呈现出来,但内部管理层是心知肚明的。”一位接近于三只松鼠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对于采用线上电商模式为主的三只松鼠而言,销售额在经过爆发增长后的突然停滞,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旦增长停滞的趋势出现,反映在互联网上则带来的是断崖式的下滑后果。

一个为直接的标志性事件,成为了三只松鼠在2017年面临重大危苹果自动驾驶汽车遭遇挫折 转投运营园区穿梭大巴机的佐证,在2017年对于电商营销重要的“双十一活动”中,其当天的销售额仅为5.22亿元,只比2016年多了0.14亿元。

“增长能解决一切问题,也掩盖了一切问题,只要不增长,问题就暴露出来了。”章燎原曾在与三只松鼠的投资方峰瑞资本对谈时表示。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在2017年其IPO即将上会受审的前夕,不仅面临增长停滞的同时,困扰三只松鼠的食品安全问题又再度爆发,并引起不小的热议。

2017年8月15日,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公布一期的食品安全抽检信息,有3批次样品被检出不合格,其中便包括三只松鼠生产的开心果。三只松鼠还因此被送上了微博热搜。

国家食药监局公告显示,三只松鼠于2017年1月22日生产的开心果(225g/袋)被检出霉菌不合格,其检出值为70 CFU/g。而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坚果与籽类食品》(GB19300—2014)中规定,熟制坚果与籽类食品霉菌的限量值为25CFU/g。这也意味着,三只松鼠涉事开心果被检出的霉菌不合格项目,要比国家标准规定高出1.8倍之多。

显然,此时内外交困的三只松鼠要是继续其IPO的审核,再加上当时负责审核的正是刚刚履新的以严厉著称的首届“大发审委”,其过会的几率几乎为零。

令人奇怪的是,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此次三只松鼠再度来到IPO审核的前夜,斯时其坚持“走法律程序”的“匿名谜案”似乎却一直未有动静。

日前,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该案件的进联系到三只松鼠有关人士,该人士称:“因为在缄默期,这个问题我确实不太方便回复”。

不过,如果三只松鼠IPO若能成功过会上市,在其正式发行的招股说明书中,按照信息披露的要求,外界或能窥得该案的踪迹。届时,关于该敲诈案的真相或能被外界获知一二。

2)两主要代工厂被罚,“搬运工”的空间有多大?

对资本市场的投资者而言,三只松鼠首次IPO的临门取消,或是幸运的。

连章燎原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过去的这一年半时间中,可能是三只松鼠成立七年来艰难的时刻。

正如章燎原所称,当一个互联网品牌,增长出现停滞了,问题便暴露了。

“这一年多来,三只松鼠为了改变困境成都晓多科技获祥峰投资领投数千万美金融资,进行了许多尝试,包括发展线下销售模式、建立松鼠小镇介入地产文旅项目,甚至还试图买服装,还曾试图发布了自己的服装品牌。”上述接近三只松鼠的知情人士坦言,从这些病急乱投医的行为就可以侧面看出三只松鼠这两年真实的发展状况。

在辗转了多条所谓“创新”之路而付出代价之后,三只松鼠终的突围策略还是回归到了食品上。

“在互联网红利逐渐逐渐消亡,跨界转型无望,增长出现停滞的情况下,三只松鼠方面试图以增加产品的多样性来挽救增长的下滑。”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自2018年7月,三只松鼠决定以大量新品开发为突围点后,便开始把很大精力投向产品研发。

章燎原自己在2018年底也称,2018年和2019年重要的事情是打造产品,过去半年推出了很多新品,明年要继续打造独有商品,甚至在2018年初还提出过要上500款产品的豪言。

虽然已经确定要以海量新品的销售来挽救日益下滑的增长,但实际上,三只松鼠自己并不生产食品,其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寻找代工厂加工而成。正如农夫山泉那句知名的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一样,三只松鼠只是代工零食的“搬运工”、“包装者”。

其“搬运工”的本质与代工厂模式下所含的隐忧,对于食品行业而言,食品安全问题便尤为凸显。

章燎原自己曾总结了三只松鼠的几种死法时说的风险便是食品安全。

三只松鼠的食品质量和安全问题,也一直以来皆是困扰其发展的一大痛点。

除了多次被质监部门点名批评外,在新浪旗下的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到4月底,关于三只松鼠的各种质量投诉已经高达70余件,质量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主要的质量问题是三只松鼠的干果发生霉变,其次,就是一些干果里竟然出现玻璃渣子、石子、塑料等异物,还有一种问题就是售后服务的不作为。

在2019年3月12日,三只松鼠被消费者在网络上曝光吃出虫子的事件,还一度发酵并引发网友热议。

或许更让三只松鼠消费者感到心惊的是,在近期,两家为三只松鼠提供代工的企业纷纷因食品安全和环保问题被有关部门处罚。

2018年12月10日一家名为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因为生产、销售不合格的松子,被杭州市萧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万元。

根据天眼查显示,该企业被工商处罚多达7次,包括生产假冒伪劣食品、水污染事故等,以及提供不真实统计数据,涉嫌信用问题。

而这家名为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正是三只松鼠的主要代工工厂之一。据三只松鼠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2014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其都是三只松鼠第二大供应商,2015年是公司大供应商。

而在2016年、2017年上半年皆位列三只松鼠大供应商的杭州临安新杭派公司,在2018年10月22日,也因涉嫌暂时不利用或者不能利用的工业固体废物未建设贮存的设施、场所安全分类存放,或者未采取无害化处置措施案而被杭州市临安环保局罚款。

“食品企业的食品安全问题关系到国计民生,一直以来在IPO审核中,都是比较重点关注的要点。”北京一家老牌投行人士坦言,在过去几年中,因食品安全问题而受阻的IPO项目也屡见不鲜,如2012年时,与三只松鼠颇为相似的食品企业来伊份首次IPO时,便因为食品安全问题被否。

据说在2018年双十一中,转型期间的三中松鼠的销售重回增长,达到了6.82亿元,同比增长30%,其中约5000万来自于新品。

但同样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多的消费者投诉。

除了常见的食品安全问题外,更多的是关于三只松鼠“假促销真坑人”涉嫌欺诈销售行为。

实际上,对于三只松鼠线上销售的有关数据真实性,监管层也曾提出疑问,

在证监会对其此次IPO反馈意见中也提到其是否存在“通过自身或委托第三方对发行人线上销售平台进行寄发空包裹、虚构快递单号、利用真实快递单号等方式‘刷单’、虚构交易、提升信誉等行为”,“发货后4天确认收入是否与天猫商城等约定的7天无理由退款矛盾?”

(完)

小米金山武汉总部大楼封顶 “雷系速度”令人惊叹安全与公平共存的智慧城市阿拉丁发布4月小程序TOP100榜单,电商类连续两月TOP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