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温岭杀医凶犯扬言替天行道医患关系何时能缓

2019-03-04 16:17:53

温岭杀医凶犯扬言替天行道 医患关系何时能缓解

2014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温岭“10·25”杀医案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连恩青出庭。图/新华社

本报讯 5月25日,浙江温岭杀医案凶犯连恩青被执行死刑。上午,家人见了其一面。2013年10月25日8点27分,温岭市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患者刺伤医生案件,3名医生在门诊为病人看病时被连恩青捅伤,其中耳鼻咽喉科主任医师王云杰因抢救无效死亡。

25日早上六点多,连恩青的妹妹连巧正在给孩子穿衣服,突然响了,是法院打来的。她的心顿时慌了起来。

上周四,她就接到中院很神秘的通知,让她带上她爸妈和身份证到法院去。到了法院,又很神秘地跟他们讲,“允许你们见面”。连巧问,“是一面吗?”对方不回答,也不解释说复核下来了。只是详细询问了他家到法院的距离、所需时间,然后嘱咐,“十天之内保持24小时开机。”

25日才周一,她没想到会那么快。

法院要求七点之前赶到。连巧慌慌张张,带着一丝莫名恐惧赶到法院大门口,又被车接到看守所。她见到了哥哥连恩青。他很镇定,一点都不惧怕死亡的样子。隔着玻璃,用才能听到彼此的声音。母亲和哥哥说了几句,父亲又说了几句。连巧心里很乱,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后来听父母说,哥哥要他们少吃一点苦,不要那么辛苦,自己保重身体。然后说他真的是鼻子不舒服,被逼走到这地步,实在没办法。

轮到连巧上去和哥哥说时,连恩青要她不哭,她一哭他就放。连恩青要看她儿子的照片,她翻出给他看了,对方很高兴,笑了。之前连巧给连恩青买了身新衣服,他非常喜欢,说从来没穿过那么好的衣服。

十多分钟后,旁边的警官问连恩青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连说,“我没老婆没孩子没存款,没什么好交代的了。”

会见完后,看守所所长跟他们说,连恩青还有点钱没用完,让他们领回去。“所长还跟我们说,我哥在看守所里表现非常好,人很好,他教进来的人不要犯罪,所长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表扬他一次。所长说这些时,我看到他眼眶湿润了。”连巧说。

上午8时5分,连恩青被带上温岭法院的4号车,在警车车队的护送下前往执行死刑。据见到他一面的现场人士描述,连剃着光头,穿黄格子衣衫,脸上带着笑容,未做任何停留便进了法院的车。

下午两点半,连巧一家被通知去法院拿领骨灰的通知,然后去殡仪馆领骨灰。来回奔波,直到晚上6点多,才把骨灰领回家。

谭君

家亾

他的鼻子把他折磨成了精神病

自从2013年10月连恩青犯事以来,他的家已经不成其为家。父亲只在家呆了一两个月,就去广西打工。母亲则关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跟隔壁邻居说话。“人家的儿子娶亲生子,我妈只要一想到这些,就伤心难过。”连巧说。

曾在案发时访问过连家。这是一栋马路边的三层楼房子,与邻居家房子连成一排,屋前有比较开阔的地坪。连恩青犯事后,邻居们都站在屋前议论,但不曾说连的坏话。连家屋内还没怎么装修。连巧介绍,连恩青犯事前非常节省,每年赚几万块,一分钱都交给父母,而父母也是计划攒钱搞装修给连恩青结婚的。

有媒体报道称,连恩青一审时家里甚至没有请律师,只由法院指定了辩护律师。连巧说,“当时我们不知所措,从来没经历过,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也是农民家的女儿,只读到初中,一点都不懂。”

二审时,郭立成律师主动找到他们要给他们做二审辩护,他们非常感动,“哥哥以前不是那样的人,是他的鼻子把他自己折磨成了精神病。”连巧说。

律师

他的陈述写满20多张A4纸

对于执行死刑这个结果,连恩青的二审辩护人郭立成律师早已知情。

郭立成说,会见连恩青时,和他正常交流没有任何问题,他对律师很客气。“但不能提他鼻子,一提他鼻子,脾气就上来了,很容易暴躁。”

连否认空鼻症的存在,反复强调医生串通起来掩盖手术失败。而在法庭上,郭认为,连的表现“更不正常”。

“他是由法警架进来的,他进来时一直向旁听席、审判席挥手示意,跟领导人一样,保持微笑。庭审中,他一直想讲话,总是被法官打断。这个时候他还能遵守法庭秩序,但是到了陈述,他用了一个半小时。”

郭立成介绍,连恩青在看守所前前后后总共写了20多张A4纸,正反面都写得满满的。他把这些纸全部念了一遍。他的陈述分成五大块,针对医院、法院、检察院、律师和家属。一个一个陈述过去。

“针对家属这块,说你们别哭,在法庭上很搞笑,法官我都看他想笑。针对法院,他说坦然接受死刑,但认为死分两种,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他是前者。针对医生,他说杀医是替天行道,他希望他的死亡能引起社会的重视。后来他又念‘尊敬的国徽’,然后是五六个排比句来宣泄感情,表情是时而大声呼喊,时而低声细语,时而哈哈大笑。”

责编:传媒

紫外线杀菌器
牛魔王捕鱼
江苏抛丸机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