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成都市教育局就整治奥数额外增加三步政策

2018-09-22 12:52:27 | 来源: 历史

董倩:

好,谢谢,尹响。

我们不妨再回头看一下两年多前,成都市教育局推出五个禁令都是什么,我们来看一下,禁止奥数比赛、禁止入学前奥数测试、禁止将奥数成绩跟入学挂钩、禁止公共资源流向奥数、禁止在职教师办奥数班。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到底在当地经历了一个什么变化,我们继续关注。

画面提示:

2009年10月26日

主持人 张羽:

针对奥数竞赛所导致的学生负担加重等现象,成都市教育局近日推出了五个禁止措施,为中小学生减压。

解说:

具体细则将从哪里入手?又能否起到应有的效果?2009年当成都整治奥数风暴的消息在全国掀起巨浪,在经历了半年多的猜测和热议之后,10月底具体的办法细则尘埃落定。

画面解说:

1、禁止教育行政部门、教育培训机构、教育学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举办或协办以及组织学生参加包括奥数在内的所有学科培训和竞赛。

解说:

培训、竞赛不能办,考试不能沾,升学不看分,老师不能教,违规罚校长,这是当时有媒体总结的细则内容,应该说这五条禁令试图从师资、招生、及社会力量的介入等多方面来遏制疯狂奥数。然而在细则出台实施之初,效果却并非立竿见影。

画面提示:

2009年12月19日

家长:

我们孩子的那些班都停了,而且所有的那些费用都已经清退了,但是马上紧接着的就是,我们就感觉到有很多宣传材料过来,有很多培训机构他做的这种培训班就开始上课了。

就是民办奥数班。

家长:

还有一些民办的老师,比如说他就是采用私立学校的老师来办这个班,还有一些退休教师,他也可以参加办的这种班,马上又开始开课了,所以家长就感觉到有些压力,有些疑惑。

画面提示:

2009年10月28日采访

龙江路小学 六年级学生 韩讴竹:

我爸妈还是在坚持让我上,他们说,万一年不能完全地扼杀住,万一还是有一些(中学)对奥数非常重视,还是要学。

解说:

1993年成都开始出现奥数班,此后奥数热初步升温,一个兴趣班终却成为了名校录取的敲门砖。多年的惯性让这个政策的出台并不那么一呼百应。成都家长的担心其实指向都是隐藏在奥数乱象背后的本质原因之一,那就是学生的奥数竞赛成绩和升学之间的挂钩问题。

成都市电子科技大学 附属实验小学校长 康永邦:

我是2002年做中学校长,那个时候成都一直采用的是微机摇号(升学)方式,当然也有个别一些学校,可能还是要看一下(学习)奥数的学生,在奥数方面获奖的情况。

解说:

今天当我们再次关注着成都整治奥数乱象的五条禁令,显然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内容跟进。而实际上在去年年底,成都市教育局还额外增加了一个三步政策,一是政府、学校及相关单位,不专门为参加奥数的学生进行培训,不提供公共资源协助培训。二是学校不组织、不动员学生参加这方面的竞赛。三是不把奥数题目写进考卷,不以此来评价学生的优劣。

董倩:

成都教育部门相关的一纸政令,让这个奥数的培训市场迅速萎靡,但是就像我们刚才提出那个问题,为什么还有两万多学生还在坚持学奥数,其实原因有一个就是家长不放心,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一个家长怎么说,他说家长们的心里都很矛盾,认为被现实逼成了“变态娘”和变态爹”,我不觉得这是家的攀比心理在作祟,我可以放弃培优,培优里面就包括上奥数班,但是小升初的门槛障碍就在那儿,之后还有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无论哪一次升级都有很高的门槛,这是现实,如果不培优也有好学上,我为什么要变态到让孩子去受折磨

成都市教育局就整治奥数额外增加三步政策

?

这是家长的大实话,其实我们可以想一下,假如所有的学校都是一样的,在硬件上的投入都是一样,软件上老师和校长都是的,他们的教学理念也都是好的,那这些家长为什么要逼着自己的孩子,让他们违背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去学并不喜欢的奥数,就是为了能够上所谓的名校,但如果学校都一样的话,为什么家长还要作出这样的选择。

我们再来看成都市教育局局长周光荣他说,要满足老百姓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你就得搞城乡统筹教育均衡发展,这样子让老百姓在自己的家门口,在他家附近就可以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他认为什么?的老师、的学校在教他的孩子,他就觉得很放心,所以说改革动力的话,就是老百姓的需求对优质教育资源强烈的需求。

这是成都市教育局局长这么说,我们接下去不妨再听一听一位在教育线的成都市的小学校长他又是怎么看的。

康永邦:

成都的措施力度很大,在硬件设施上,整个学校硬件建设上特别是初中到中学,硬件建设上相对均衡。第二就是软件建设方面,就是实行集团化办学,优质教育学校引领一个集团,一些传统的品牌学校,引领几所相对发展不够优质的中学,组成一个教育集团,在集团内整个教育资源相对的均衡,集团内老师在管理上是一些统一的培训。

您觉得这种模式,会进一步推广吗?

康永邦:

可能从没有集团到有集团,终我想还是要从有集团发展到没有集团,因为大家都办好了,可能就要各个学校,不断地出现自己的特色。

董倩:

一方面学生和他们的家长都在择校,但其实另外一方面其实学校也在择学生,也就是在挑优质的生源,否则的话它就不会在小升初这个环节上设置或明或暗的一道道或者说奥数,或者是其他的英语一系列的门槛。学生在择校,学校在择学生,归根到底两个问题,一个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不均等,另外一方面就是教育评价体系现在过于的单一,而不是多元化,把学生和老师逼到这条路上。

那么,再回到成都市,他们已经实施了两年多的禁奥令学生、老师、家长心态都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了?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

我感觉奥数很枯燥,因为老师经常给我们做题,根本没有讲什么方法,所以感觉很不自在。

如果小升初这个奥数还是作为一个硬杠杠,参考标准的话,你会迫不得已坚持下去吗?

学生:

如果没有禁奥的话,我应该还是会坚持下去的。

解说:

对于这名成都电子科大附小的小学生而言,不学奥数是个极大的解脱,否则在上小学六年级的他和他的同学们,想必要过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寒假。

学生:

就(像)一个关在笼子里的小鸟重获自由。

学生1:

更多时间锻炼身体、玩,还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解说:

得到解脱的不仅是学生还有家长。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家长:

他没有那么辛苦,对我们家长来说也是解决了很大的压力,小学阶段学习是其次的,主要是一个习惯的培养。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家长1:

(过去)作为家长来说,其实很纠结,如果是别的孩子去学了,你的孩子没有去参加学习,那么你在择校上或者在选拔上处于一个劣势。

解说:

其实“禁奥令”并非没有争议,仍有人认为奥数对于孩子的思维锻炼有很大的好处,一刀切很可能会影响学生数学思维和能力的培养,对此电子科大附小的校长康永邦也坦诚,自己也曾有这样的想法,而在做校长之前他还曾经是成都市奥数培训的金牌教练。

康永邦:

我发现很多小时候没学过奥数的孩子,他们的知识面更宽,身体更健康,学习后劲更足,综合发展更好。所以我现在做小学校长,我就主张孩子课余不要去学奥数,把更多的课余时间去锻炼身体,去多读书,多观察大自然。

解说:

现在电子科大附小给学生们开设了一堂自主选择的数学兴趣课,而也曾经是成都市奥数品牌教练的数学老师李清明强调,这个兴趣班是真正从数学根源培养学生的兴趣和思维。

电子科大附小数学老师 李清明:

我可能一周就给孩子一两个问题,让他们从这一两个不同的问题去寻找不同的数学思想、数学方法。

解说:

重点学校可以挑选学生,家长热衷让孩子多个选择,一些学校老师可以获利,培训机构大发其财,这个看似不可破解的利益链条被破开之后,学校、家长、教师似乎都放松了很多。而那些民营培训机构呢,他们到底如何呢?出乎意料的是,奥数市场的萎缩似乎并没有让培训学校在收入上大滑坡。

蒋扬斌:

从这个数字变化来讲的话,学校没有损失,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开的科目很多,从小学到中学,有数学、作文




2400℃超高温真空炉报价
超值箱式实验电炉价格
显微硬度计厂

猜你喜欢